<span id="3z5kc"></span>

  • <u id="3z5kc"></u>
  • <s id="3z5kc"></s><s id="3z5kc"></s>
      <dfn id="3z5kc"></dfn>

  • <u id="k2ut2"><wbr id="k2ut2"></wbr></u>

  • <dfn id="k2ut2"></dfn>
  • <span id="k2ut2"><meter id="k2ut2"><wbr id="k2ut2"></wbr></meter></span>

    不露脸只提供声音的虚拟主播赛道上 皮套人的底气有多大?


    来源: 游侠网

    你愿意用多少钱购买一张画?我想,在年轻人当中,有不少人有着为美术作品付费的经历。它可能是游戏公司宣发需求的商用KV,可能是老二次元一...

    你愿意用多少钱购买一张画?

    我想,在年轻人当中,有不少人有着为美术作品付费的经历。它可能是游戏公司宣发需求的商用KV,可能是老二次元一张关于自己喜爱的动漫人物的约稿,更多的可能是一张定制的、用于社交媒体的头像。

    在当下,随着相关行业的迅猛发展,美术作品可能正处于溢价的天堂之中。比如,暴利的二次元手游总有无限的宣发需求;而在近年来新兴的VTuber行业中,“约稿”似乎成为了虚拟主播(无论是个人势还是企业势)频繁进行的消费内容。

    事实上,从皮套立绘的创作到用于舰长礼物(相当于会员福利)的周边绘制,都需要向画师付费以获取必要的美术资源。在不露脸只提供声音的虚拟主播赛道上,皮套的质量会大大影响主播的收入——这让画师在面对皮套人的时候拥有了更大的底气。

    这种底气让很多知名画师尽管开出了高价,但依然被虚拟主播的约稿排满了档期;也让很多水平一般的画师在面对约稿的小V时肆无忌惮地提价,并且提出一系列复杂的规矩。

    前两天,一位名为“瓦妮Vanee”的B站Vup在动态对此事进行了抱怨。根据她po出的聊天记录,她在米画师(知名约稿平台)向一位名为“骸呀骸呀”的画师约了一幅Q版的手机壁纸,打算用作舰长礼物。

    这位画师的这项服务在米画师橱窗报价300元,由于瓦妮提出需要“商用”,根据“惯例”,画师提出了超过3倍的价格——即1000元——才能售卖这一画作。然而画师不但拖到Deadline才开工,还在不给出上色步骤的情况下直接给出了成品——显然,成品的质量无法让她满意;在后续多次不情不愿地修改、最终得到一个差强人意的结果之后,瓦妮几乎在确认收稿的同时被画师在APP上拉黑。

    游侠网5

    在气愤之下,她的朋友将这一事件发送到微博“米画师隔空喊话bot”进行避雷;但随后,那条微博和她的B站动态均遭到了大量画师支持者的“团建”,直播间也成为了他们宣泄正义感的空间。作为一位仅有4万粉的、体量不大的Vup,她的评论区几乎呈现出一面倒的沦陷趋势。

    这已经不是最近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了。就在一个多月之前,Vup“毬亚Maria”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。

    她在约稿一个相当简单的、根据模板自动生成的Q版形象(售价25元)时,由于对方几乎没有修改的意愿,她在确认收稿但觉得无法使用的情况下,在直播间展示该稿件并吐槽这一事件,同样遭到了该群体的爆破。

    也许你很难理解这其中的逻辑——我也对此感到十分困惑。事实上,在瓦妮的事件中,画师群体认为,在1000元的费用中,作品本身的价值是300元,700元是商用的附加值;因此,你不能以千元的标准来要求质量。

    而在毬亚的事件中,他们认为,25元的模板形象不支持过多的修改要求;且将成品放在直播间展示(即使是吐槽)也被视为商用的一种,需要支付额外费用。

    这两个事件的共同点在于,画师们最为愤怒的可能是被挂、被吐槽可能会让自己丢了面子。

    在他们的逻辑中,让事件不可收拾的导火索是瓦妮询问“背景的眼睛是不是P的”,伤到了画师的自尊;而毬亚在直播间“公开处刑”那个拿着血红色抹布的Q版女仆,更是踩到了最大的地雷。

    但如果从普世的角度来看,首先这种质量的Q版小人售价300就值得让人打出一个“?”,更别说商用的700是不是应该包含更多的沟通和修改的服务——在这种约稿人和画师的、明确的甲乙方关系中,制定各种规则的变成了乙方,而被约束和规训的变成了甲方,这实在是难以想象的现实。

    在契约关系没有完成、付钱的老板没有满意的情况下,不反思自己的工作质量,反而要求对方给予自己莫名其妙的尊重,这也许只是在如此畸形的市场才能拥有的特权吧。

   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我想和行业门槛被无限降低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    随着板绘设备和技术的普及,在当下,在某二次元网站和一些板绘培训机构的宣传中,学好画画似乎成了一件不算太困难的事。

    你看,随便刷两下B站首页,你就能看到“自学画画半年,从零基础到高收入!”的醒目广告,和“98年XX(你的所在地)女孩,合适就谈恋爱”一样拨动着用户的心弦;

    而在知乎的每一个类似于“我画成这样,还要学多久才能靠它赚钱”的问题下面,你总能看到无数相关机构发表着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——他们一边热心地帮题主修改稿件,一边鼓励他们“只要系统学习很快就能飞速进步”,然后每次都会提到网易花重金购买某画师的作品的例子,以说明行业的未来前途无限。

    但事实上,艺术的事情并无捷径可走。不管是用手绘板还是纸笔,画好人物(对于有志于学习绘画的人来说,其最终目标大抵是画人物)这件事总是需要大量的练习和一定的天赋,并不是简单地上完为期3个月或是半年的课程就真的能变成以此谋生的画家了。

    我曾经仔细研究过某培训机构展示出的毕业学员作品,质量完全参差不齐——有的确实能够称之为“作品”,有的则是惨不忍睹,像我小时候画的扭曲的儿童画。

    当然,我想只要愿意稍微付出一些努力,画个头像可能确实不存在很大的问题;而只要会画头像,竟然也能够在各种平台上接到一些单子。可能这就是量产型小画家的起源,也是门槛无限降低的起点。

    “有人愿意为自己的作品付费”,这对于学习画画的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——但在许多人眼中,这种鼓励带来的认同并没有转化为继续努力精进水平的动力,而是成为进入某道大门的门票。

    很多人会将这种画师(尤其是水平有限的、年龄较低的画师)抱团的现象贬义地称作是“绘圈”,不过在我看来,在互联网上把人粗暴地套圈可能不太礼貌,因此这里不会采用这种说法。尽管如此,一个令人疑惑的现象是,你很难在其中看到一个交流学习绘画水平的氛围,反而是无意义的互相吹捧和长图挂人成为了社交主流。

    在这种环境下,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氛围是快速获得满足感的途径。发一张画,大家赞赏“好米好米”;受了委屈,大伙一起冲锋——在这种虚幻的舒适区中,最重要的事情自然不会是作品的质量,而是虚无缥缈的口碑;正是这种认知让他们对尊重格外看中,对“被挂”如临大敌。

    无法接受批评的创作者永远不会进步,而在舒适区里畅游的小画家也终将面对残酷的现实。在事件高频发生的今天,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小团体制定的所谓“规矩”既没有合理之处、也不存在所谓的法律效力,傻傻地用1000元为完全溢价的“杰作”买单的人也会越来越少。

    近来AI作画的水平正以令人惊诧的速度肉眼可见地提高,未来是否还有非创作型画师的生存空间都还不好说,至于基本功都不太扎实的量产型小画家,那就更没戏唱了。

    不动画笔,只动键盘,永远不会突然天人合一成为赚网易几十万的“大神”,在团建和冲浪中虚度的光阴和小团体左脚踩右脚搭起的“地位”也只是赛博空间的海市蜃楼。

    我即世界的虚拟帝国终将迎来必然的毁灭——在天堂崩塌的那一天,又有谁会纵容那些可笑的自尊呢?

    标签: 美术作品付费 老二次元 二次元手游 虚拟主播

    [责任编辑:{haixiayule]

    最近更新

    澳门2022免费资料,白小姐三期三码期期准,四肖三期内必中一期067,金牛版澳门开奖网,澳门资料大全正版查询,澳门六各彩网金牛版,2044四肖三期必出一期,白小姐三码期期准白小姐今晚 2022年澳门特马免费资料最准,香港星蛙彩图,四肖三期·必出一期香港1,今天特马买什么号码,澳门正版资料大全免费手机,澳门开奖网金牛版,2022年澳门资料正版资料大全,澳门特马2022今天资料 剑河县| 伊春市| 汉中市| 平乐县| 青州市| 阿拉善左旗| 庆阳市| 田林县| 灌云县| 雅安市| 浦城县| 广平县| 竹溪县| 临汾市| 应城市| 乌海市| 庆城县| 民权县| 应用必备| 滨海县| 彝良县| 海伦市| 澄江县| 阿巴嘎旗| 化州市| 武邑县| 内黄县| 云南省| 余江县| 腾冲县| 阳原县| 浦城县| 宁南县| 互助| 永仁县| 左权县| 安义县| 全州县| 尼玛县| 景宁| 霸州市|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